QQ遭工信部点名、《庆余年》点播惹争议:转型期的腾讯在焦虑什么?_视频
原标题:QQ遭工信部点名、《庆余年》点播惹争议:转型期的腾讯在焦虑什么? 文|戈一 原创|科技考拉 这两天,腾讯再一次成为了全民热议的焦点。好的坏的话题中,你都能看到腾讯的身影。 一边是腾讯云斥资7400万给全员发iphone 11 pro 作为年终奖励,引出了全网的柠檬精;一边是腾讯系的几个明星产品集体遭遇质疑:QQ和QQ阅读被工信部通报侵害用户权益,腾讯视频则因为热播剧《庆余年》的付费超前点播引发了用户的不满。 值得注意的是,社交和视频都是腾讯的王牌业务,处于各自行业中绝对的第一梯队。争议的背后,是跨越周期的过程中,经济环境的裹挟对腾讯产生的影响;以及转型阵痛下,腾讯的种种业务焦虑。 QQ的信息流焦虑 12月19日,工信部通报了第一批侵害用户权益行为的APP,共计41个。其中,首当其冲的就是QQ和QQ阅读。 根据通报中的详情,QQ存在的问题是,账号注销难、不给权限不让用、强制用户使用定向推送功能。随后,QQ方面回应称,针对腾讯QQ(8.2.0版本)被工信部通报所涉问题,QQ高度重视并持续自查,已针对相关问题进行调整优化,并将按时完成。 实际上,关于QQ强制推送的问题,用户吐槽已久。其中主要涉及的是三个产品的推送:QQ看点、QQ精选和微视。比如,并未在QQ上订阅微视,却经常能收到微视的推送内容;知乎上甚至有用户在手动关闭了QQ看点的动态和消息通知,几天后却再次收到了推送。 其实,这些都是很多APP的常见套路,但当它们出现在腾讯身上时,就显得不太应该了。作为一家向来被视为重视用户体验、做出了多个爆款产品的公司,消费者互联网是腾讯的根基。 但腾讯的做法也不是没有缘由。 在字节跳动引爆了信息流大战后,百度和腾讯都不得不进行防御。但不论是微信还是QQ,更擅长的都是订阅模式,相当于将流量进行了区域化、碎片化的切割。对于广告主来说,显然触达范围更广的信息流广告更具有吸引力。 这也解释了为什么最为克制的微信,也在不断尝试扩大微信朋友圈的范围,在用户体验和商业化之间反复试探。 对QQ来说,强制定向推送可能是在没有找到更好的解决方案之前,最为直接的一种方案。但在用户的感知上,无疑是一种不被尊重的体验,很可能会直接起到“劝退”效果。 视频的亏损焦虑 此时,关于《庆余年》超前点播的讨论还没有结束。在会员50元超前点播6冲到微博热搜第一位、引发激烈讨论后,腾讯视频和爱奇艺最终的决定是,调整为单集超前点播模式,每集3元。 在此之前,腾讯视频已经尝过了超前点播的甜头。首开国内视频网站付费点播模式的《陈情令》,30元超前点播大结局,为腾讯视频带来1.56个亿的收入;刚刚完结、小爆了一把的IP剧《从前有座灵剑山》,爱奇艺和腾讯视频也联合推出超前点播,12元提前1周解锁最后5集。 在用户认为自己被“割韭菜”的背后,是视频网站的商业焦虑:坐拥上亿会员,依然深陷亏损。爱奇艺如此,腾讯视频同样如此。国内视频产业面临的最大难题在于,用户粘性和付费意愿完全取决于内容,而好的内容又意味着巨大的成本投入。 不利的外部环境,还使得整个视频行业陷入了更糟糕的境遇。 自2018年第二季度之后,腾讯视频的会员数增长率就一路走低,从去年最高的18%下滑至今年第一季度的“大致持平”。不过,这不单单是腾讯视频的问题,QuestMobile的数据显示,截至今年6月,在线视频的月活跃用户规模为9.64亿,上年同期则为9.42亿,几乎没有增长。 同时,在线广告营收也在不断下滑。今年三季度,腾讯的媒体广告收入为37亿元,同比下降28%,环比下降17%。腾讯方面将广告收入下滑的原因,解释为“内容排播的不确定性导致视频招商广告收入下跌”。 在这样的情况下,腾讯视频很难不焦虑。 腾讯的转型期焦虑 如果从财务角度去看,腾讯视频在《陈情令》、《庆余年》等热播剧上尝试超前点播模式,是在拉动公司的增值收入;QQ进行强制推送,则是为了提升腾讯的广告收入。 这背后的前情提要是,在过去的几个季度,腾讯已经连续交出了好几份不及市场预期的财报,股价也处于持续徘徊的状态。 一方面,从2014年开始,腾讯业绩的核心抓手游戏板块开始逐渐下滑,营收占比持续下降,到2019年第三个季度已经低至31%。 另一方面,腾讯的产业互联网正处于布局前期,需要的投入较大,也会形成一定拖累。根据三季度财报,金融科技及企业服务的收入同比增长36%至人民币267.58亿元,云计算的市场份额则仍然处于奋力追赶阶段。从转型阵痛期到收获期,腾讯还有一段路要走。 在这种情况下,广告和增值服务的重要性就会自然上升。 我们已经看到,近一年来,从业务风格到人事策略,腾讯都正在不断变化。今年,腾讯又将自己的愿景变成了“科技向善”,并且从公益等多个方面在向这一愿景努力。 但问题仍然存在。显然,“不给权限不让用”、“强制用户使用定向推送功能”等,绝不应该是QQ这样的全民应用所体现出的问题。为了强化信息流和精准推送广告业务,而去伤害用户的体验和选择权,也显然不符合“科技向善”的要求。 腾讯始终不应该停下对一个问题的思考:用户需要的,是怎样的腾讯?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