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世昌:朱德总司令为我题写“以身作则”-中新网
吴世昌:朱德总司令为我题写“一马当先”  人物小传:吴世昌,1919年8月出生于河南开封,亲历长征,1938年3月参加中国共产党,参加过鄂豫皖革新根据地榜首、第二、第四次反“围歼”以及西路军西征等战争战争,曾任总参管理局副局长等职,先后被颁发三级八一勋章、三级独立自在勋章、三级解放勋章和二级红星勋绩荣誉章。  “我有两个母亲:一个是生我养我的母亲,另一个是教我干革新的母亲,这个母亲便是中国共产党。”新中国建立后,吴世昌在回想自己的革新经历时,曾在日记中写下这样一段话。  “从戎就要当赤军,我为工农争生计……”1930年,红1军第3师师长周维炯率部占领河南省光山县城。当赤军的歌声响彻县城街头巷尾时,吴世昌遭到激烈感染,父亲早逝、母亲改嫁的他想报名当赤军,却因年岁太小被回绝。周维炯师长正好从一旁路过,见他情绪坚决,就收下了吴世昌,把他编入师司令部担任勤务员。  “大哥哥、大姐姐看我年岁小,每次作战,他们都会冲到最前面,让我跟在后边,遇到风险时都会维护我。”吴世昌说,漫漫征战路,假如不是战友的协助,他是走不到今日的。“1933年,行军路上我的草鞋破了,脚底打了好几个血泡,痛得无法走路,炊事班班长陈东昌直接把我背到了目的地。1936年7月,长征途中第三次过草地时,我得了痢疾,战友们抬着我走了3天……”  1936年10月,为了履行中央军委向西打通世界通道的使命,西路军21000余人西渡黄河,预备履行宁夏战争方案,遭到敌人重兵阻击。1937年1月,西路军跋涉至西洞堡、龙首堡区域,被敌军围追堵截。吴世昌地点的红30军为保护主力,对追击之敌发起猛攻,西路军决议持续西进,却又堕入敌军围住。  “咱们在河西走廊,被敌人的马队来回冲杀。”一提起西路军,吴世昌老泪纵横,“包围的时分,天降大雪,乌云满天,前方的同志倒下了,后边的同志冲上去。兵士倒下了,干部拼上去。”西路军与敌军打开殊死搏斗。战争中,赤军官兵不分干部兵士、男性女人、轻伤重伤,个个抱定“宁死也不妥俘虏”的信仰,坚强抗敌,子弹打光了就用大刀、木棍和石块,与敌人苦战五昼夜。  那一幕,虽然曩昔多年,吴世昌仍清楚记住。“通过九死一生的指战员,都穿戴破破烂烂沾满血污的薄衣单衫。咱们抱着大刀、钢叉、梭镖和枪支,背靠着背,在北风吼叫的雪山上歇息。山下集合着大批敌人,一队队敌人的马队在山下逡巡。”  敌人的马队又追了上来,部队建制彻底被打乱。一名赤军干部悲凉地高喊:“党中央在陕北,同志们往东跑……”  吴世昌呜咽地说:“我一辈子都记住了这句话。”  吴世昌家中,客厅墙面正中央挂着一个十分夺目的相框,相框里镶嵌着一张朱德总司令亲笔题词的影印件(原件已由中国人民革新军事博物馆保藏),上面写着:“魏世昌同志:一马当先。朱德。一九四四年一月三十一日”。  “吴老,朱德总司令的题词上写的怎样是魏世昌?莫非您改正姓吗?”  “当年年岁太小,不知道自己的亲生父亲姓什么,母亲让我跟着继父姓魏。直到解放后回到家园,我才知道自己本来姓吴……”  1940年,吴世昌从陕甘宁边区一所中学毕业后,被安排调去军委二局,首要从事机要情报作业。“我地点的校译组共18人,我担任副组长。那时,为了完成使命,咱们常常是焚膏继晷、夜以继日地作业。周恩来、朱德等领导同志常常到办公室来看望和鼓舞咱们。”  “1943年6月的一天,咱们收到一份情报,称国民党近期妄图用4个团的军力吃掉我皖南某地的一个团。这个情报太重要了,但内容不完整,由于详细时刻不详。我和咱们忙活了10个小时,但敌人举动的时刻仍是没摸清楚。到了午饭时刻,其他同志去吃饭了,我带着两个主干持续作业。那时,我只要一个想法,必定要把情报搞出来。过了一瞬间,时任中央军委总政治部安排部部长的胡耀邦同志吃过饭转到咱们办公室,问我怎样还不吃午饭,我就把作业原委告知了他。胡耀邦听后很严厉地说,要想尽一切办法搞到精确的情报,否则咱们的部队就风险了。接着他又一脸笑脸地对我说,你做得很好,当领导的就应该一马当先,干革新就应该有这种精力。胡耀邦走后,咱们总算搞到精确情报,连夜送到毛主席手中。”  1944年1月31日,朱德总司令到军委二局视察作业,得知吴世昌的事,亲笔为他题写“一马当先”四个字。面临这份荣誉,吴世昌没有骄傲,而是把它看作作业的更高标准,把题词随身带在身上,不时处处用来标准自己的言行。  年月更迭,吴世昌自1980年离休后,仍然保持着一马当先的质量。他的5个子女,4个参军入伍,部队驻地都很偏僻,大儿子和三女儿去了新疆,大女儿去了甘肃,二女儿去了海南。“父亲这辈子要求咱们很严厉,常常把咱们招集在一起讲长征的故事。”大女儿吴雪梅印象中的父亲严于律己,也严于律人,“父亲教育咱们最多的话便是,不多吃、不多占、不多拿,脚踏实地干好本职作业,不时处处当榜样,少给安排添麻烦,多为国家作贡献。”  “什么是赤军精力?便是一马当先,奉公守法,不怕牺牲,坚决遵守党的指挥……”离休40年来,吴世昌一直以朱德总司令题写的“一马当先”勉励和鞭笞自己,他的脚印遍及北京市多个院校、部队和机关,倾情叙述赤军故事,宣传赤军精力,以此作为自己人生的“新长征”。 刘汝山 董 坤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